为什么“黑客”和“黑客”并不总是坏事

为什么“黑客”和“黑客”并不总是坏事

不是每个“黑客”都是坏人,也不是每个黑客都是罪犯。事实上,许多黑客保护网站和公司免受恶意行为者的侵害。以下是这些术语是如何开始的——以及它们是如何被误解的。

黑客的中立性

当大多数人想到黑客时,他们可能会想到试图破解网站、窃取信用卡和攻击政府的人。你可能会想象一个穿着深色夹克和太阳镜的人,在他们拆除电网时盯着满是 1 和 0 的屏幕。然而,黑客很少像这样,并不是每个黑客都参与犯罪活动。

黑客行为通常是中立的。当应用于机器时,“hack”这个词很可能在 1955 年首次在麻省理工学院使用。最初,它只是指以一种创造性的方式“解决”技术问题——超越使用说明书——没有任何负面含义。最终,黑客一词泛指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和技术知识来获得对计算系统的其他受限访问。

思考一个聪明的、意想不到的或非正统的问题解决方案,尤其是在技术之外,还有一个常见的现代含义。参见“生活窍门”。黑客攻击的目的可以是非法的,例如窃取个人数据,也可以是完全光明正大的,例如获取有关犯罪活动的关键信息。

媒体报道和描述的最常见的黑客攻击类型被称为“安全黑客攻击”。这是通过寻找安全弱点或漏洞来渗透计算机系统或网络来进行的黑客攻击。安全黑客可以由个人、团体、政府机构、公司或民族国家进行。围绕安全黑客已经形成了许多社区,其中一些是地下的。

媒体中的黑客

媒体是很多人认为所有黑客都是恶棍的最大原因。在新闻和虚构的描绘中,黑客几乎总是被证明是不断违法的窃贼。大多数关于黑客的新闻报道都涉及民族国家之间的相互斗争、在线数据泄露以及地下黑客网络的活动。例如,过去十年中最引人注目的黑客攻击之一是对索尼影业的黑客攻击,这导致电子邮件、个人详细信息和即将上映的电影泄露。

注意:在某些圈子中,“破解者”一词用于将犯罪分子与善用其技能的黑客区分开来。这些犯罪分子不只是入侵有趣的技术或提高安全性,而且是为了娱乐或经济利益而“破解”系统。这些人通常自称为“黑客”,大众媒体中流行的“黑客”概念大致相当于此类圈子中的“黑客”。这个词试图收回“黑客”这个词,但它从未真正在流行文化中流行过。

银幕上许多最经久不衰的黑客形象是1980 年代和 1990 年代上映的犯罪和惊悚电影,当时对黑客和计算机的理解总体上还不是很普遍。一个著名的例子是 1995 年的电影《黑客》,其中一群高中生通过入侵一家公司窃取了数百万美元。描绘是难以置信的不切实际,但这些电影仍然是关于黑客行为的普遍看法。

媒体中另一种常见的黑客攻击类型是黑客行动主义,它利用黑客攻击来揭露社会问题。尽管 Anonymous 和其他黑客组织存在并且非常活跃,但对他们的广泛、耸人听闻的报道无疑助长了黑客的流行形象。

白色、黑色和灰色帽子

为什么“黑客”和“黑客”并不总是坏事

在安全黑客的世界中,黑客分为三种主要类型:白帽、黑帽和灰帽。

白帽黑客,也称为道德黑客,利用他们的技术专长来发现系统中的漏洞并创建防范攻击的保护措施。公司和安全团队经常聘请他们寻找针对其计算机基础设施的潜在漏洞。白帽黑客经常参与一项称为“渗透测试”的活动,他们试图以与恶意黑客相同的方式对系统进行网络攻击。这有助于公司创建防范潜在攻击的保护措施。

黑帽黑客是那些将他们的知识用于恶意目的的人。他们明确地出于犯罪目的进行黑客攻击,例如窃取信用卡或国家机密。犯罪黑客通常在团队中工作,并且是更广泛的犯罪网络的一部分。他们从事网络钓鱼、勒索软件和数据盗窃等行为。这些是媒体经常描绘的黑客。

灰帽黑客介于白帽和黑帽之间,在道德和法律的灰色地带运作。他们通常是独立的,不为任何特定的公司工作。这些黑客通常会发现一个漏洞,然后告诉公司它是什么以及如何修复它,并收取费用。

非安全黑客

为什么“黑客”和“黑客”并不总是坏事

除了安全黑客之外,还存在其他类型的黑客社区。

一个很大的群体是设备黑客社区,它涉及修改各种消费者小工具来执行任务或运行它们不适合运行的软件。一些著名的设备黑客在 iOS越狱并在 Android上生根,允许用户获得对自己设备的重大控制。另一种类型的黑客攻击涉及修改游戏机以运行homebrew,这是由爱好者创建的应用程序。

另一个群体是更大的软件开发和编程社区,他们也使用“黑客”这个词来形容自己。许多受人尊敬的组织举办称为“黑客马拉松”的活动,程序员、设计师和经理团队在有限的时间内从头到尾开发软件。

资源来自互联网:表盘吧 » 为什么“黑客”和“黑客”并不总是坏事
微信公众号:逸凡生活界
分享与智能手表有关的资讯
9466652314人已关注
分享到:
赞(0)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找乐子!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表示一下诚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